<<  2017 11  >>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
【庫洛姆視野,十年有】



今天天氣很舒服,雲擋住了陽光,外加上現在是冬天,氣溫剛剛好
是個適合喝下午茶的日子,不知道骸大人是否依然心情低落?
找他陪我一起喝下午茶好了,希望能轉移他的注意力,讓他不再因為『那件事』而悲傷
「抱歉打擾了,骸大人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輕輕的推開位於彭哥列本部五樓,首領房間的門
骸大人坐在陽台的椅子上,不知道在看著天空上的什麼東西
突然吹來的一陣風,輕輕地拂過我的臉,也把骸大人留長的馬尾吹的飄揚了起來
「我親愛的庫洛姆,什麼事嗎?」視線還是停在天空上,像是我根本不在這
「要喝紅茶嗎,骸大人?」看到他眉頭皺了一下,似乎,想到了什麼
「彭哥列最愛喝紅茶了呢....................」憐惜的口氣,骸大人想起了首領
「對不起..................」紅茶是首領生前最愛喝的.................

自從首領死後,骸大人就一直是這個樣子,整天待在首領房間的陽台椅子上,看著天空
雖然所有的守護者都不想讓骸大人待在首領的房間,但因為他們是一對,於是所有人就任意他待在這了
骸大人好不容易得到的歸屬,卻在一夕之間失去一切...................

「為什麼要道歉呢,庫洛姆?」骸大人看著我,像是現在才終於注意到我的存在
「因為我、我、我不小心又害你想起首領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「妳覺得綱吉現在過的好嗎?」骸大人突然冒出這句話卻又把頭轉回去看著一望無際的天空
「首領在天堂一定過的很幸..................」
「不對,錯了喔,我親愛的庫洛姆」クフフ的笑了,這是老大葬禮後,骸大人第一次笑
「?」我不懂,難道首領現在不幸福嗎?
「彭哥列是不會上天堂的,他會下地獄,凡是黑手黨是上不了天堂的」
骸大人說完後,站了起來,走到首領的床邊坐下,他指了指旁邊的位置,似乎是要我過去坐著
整個房間的桌子、椅子被骸大人都破壞光了,只剩下一張床和陽台的椅子
雖然其他守護者們很生氣,但當十一代的首領繼位後,這些不必要的東西也是必須清空的,於是他們只能忍氣吞聲的接受
我把手上裝著紅茶的茶壺和托盤放在地上,緩緩的走過去坐著
近看骸大人才發現,骸大人比以前還更消瘦了,而且還有淡淡的黑眼圈,一定沒有好好的吃飯和休息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屬於骸大人那鮮紅色的右眼好像閃爍了一下,一團霧突然從四周冒出,然後慢慢的集中在骸大人的面前

「首領!?」我絕對沒看錯,真的是首領
首領突然從那團霧中跌出來,倒在骸大人的身上,身上穿著的是他躺在棺材時的那套西裝,就像是把老大棺材挖出來後,把首領抱來這裡一樣
「綱吉,醒醒」骸大人輕輕的叫了老大一聲,語氣中是滿滿的溫柔和少許的憂傷
「嗚..................骸?」
首領慢慢的睜開了雙眼,但首領的右眼和骸大人一樣是紅的,唯一的不同是,沒有『六』字
「骸大人,這.....................?」我指著首領左胸口襯衫上逐漸擴大的的血漬
當初首領死亡的關鍵,就是那一槍射穿胸口的子彈
「綱吉,會痛嗎?」骸大人一臉憐惜樣撫摸著首領的傷口
「不會喔!一點也不會痛」老大笑得很燦爛,就和之前我出任務回來時,首領那個溫柔的微笑一樣,一樣的令我感到欣慰
葬禮就像是首領躺在棺材裡睡覺罷了,而首領現在清醒了,就在我的眼前
「首領...................」控制不住自己的淚腺,眼淚就這樣流不止

「綱吉,我還沒回答你問的問題」
在首領快死時,他問了骸大人一個問題,沒聽到結果,首領卻已經斷氣了
【骸,死後的世界,可怕嗎?】

「不用了,我已經知道答案了」首領緊緊的抱住了骸大人,身上的血沾到了骸大人的衣服上
「是嗎?那...................覺得我的世界如何?」
「只要有你在,我就不會怕,我最愛你了吶、骸.................」首領說完後,就像睡著般閉上雙眼
骸大人卻只是靜靜的抱著首領走回陽台,站在那看著天空
「綱吉,我也很愛你阿,我的綱吉,你比天空更奪目吶...................」骸大人口中喃喃自語
我依然坐在床邊,但卻低著頭並沒有走過去,純粹只是不想打擾屬於他們倆的空間
「庫洛姆」我應聲抬頭,看見骸大人正回頭看著我
「請、請問有事嗎?」骸大人的眼神看起來很悲傷

「我親愛的庫洛姆,Arrivederci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說完後,骸大人便抱著首領一起往樓下跳
「骸大人、首領!!」
我從床邊起身,奔向陽台邊,不小心踢翻了我放在地上的茶壺,但現在這種事沒時間處理了,我往樓下看,沒看到人影,但卻開始起了濃霧
這裡是五樓,要是這樣跳下去,真的會沒命的

我趕緊跑去找里包恩先生,跟他敘述了剛剛發生的事,里包恩先生派了彭哥列一半以上的人,在樓下附近尋找兩人的蹤影
而里包恩先生則是帶著我和其他守護著,前往彭哥列專屬的私人墳墓
首領的墓上,只放著一束潔白的玫瑰,但周圍卻佈滿了好幾滴的血
沒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墓園的守衛倒在一旁,但血並不是從他身上流出的
骸大人就這樣在這片濃霧中憑空消失了
沒人知道他去了那裡、沒人知道他是否活著、更沒人知道那束玫瑰是否是他放的
這一切成了個謎團,沒有人知道

在這事件後,只要到了首領的忌日,那天一定會起濃霧,就像今天一樣
我相信這一定是骸大人製造的,他一定還活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
墓園的守衛說他在那天,總是聽到有人在墓園裡唱歌
遠遠的查看,隱約看到有一個男人,坐在澤田綱吉的墓上,拿著一束花唱歌
而近看時,卻看到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      澤田綱吉,彭哥列十代目
      坐在自己的墓上,唱著一首聽不清楚的歌



在看到這畫面後,就突然昏厥,不醒人事
每次都有彭哥列的人員埋伏著,但這現象就像詛咒一般,最後的結果是各個都昏迷
沒人能確定,那個澤田綱吉究竟是不是六道骸
雖然不能證實,但在首領墳墓上的『那樣東西』卻足以讓我相信,那個不應該存在的首領就是骸大人
每到忌日隔天,濃霧就會散開,墳墓上,只有一束白玫瑰,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
      一壺早已冷掉的紅茶



【完】



【作者廢言】

我好累&餓,從早上打這篇打到下午,忘了吃午餐(眾:妳是白痴啊?)
沒聽過『廢寢忘食』嗎?我這麼認真還罵我,真是太過分了(泣)
對於這篇我要說一句話:『綱吉,對不起,我讓你死了』
(綱:為什麼我總是死來死去的【哀】)
(骸:下一篇要不要考慮看看換甜蜜結局呢?クフフ.................. )
這是一定的,我個人其實還滿不喜歡悲文的,因為會覺得胸口悶悶的
如果可以,我想打砂糖撒一堆的那種文章,因為甜得要命
(骸:那就打我跟綱吉●●吧!クフフ..................)
(綱:方案撤回!!)
嗚...............作者我本人考慮看看(一臉認真樣)
(綱:妳敢打我就把妳轟到月球去!!【怒&羞】)
其實我文筆還是不夠好,所以打不出來(慚愧)
我會努力的,謝謝各位喔!


話說這篇....................完全沒有互吻的鏡頭耶?XDD

【二度完】



自我介紹

阿利

Author:阿利

感謝拜訪
搜尋
PLURK